坎特伯雷故事集
坎特伯雷故事集
励志故事网 > 名人故事
分享到

坎特伯雷故事集

坎特伯雷故事集

《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是一部诗体短篇小说集,叙述朝圣者一行30人会聚在泰巴旅店,这些朝圣者有骑士、僧尼、商人、手工艺者、医生、律师、学者、农夫、家庭主妇等当时英国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士,他们准备前往坎特伯雷去朝拜圣托马斯。店主爱热闹,自告奋勇为他们担任向导,并提议在往返圣地的途中每人来回讲两个故事,以解旅途中的寂寥,并由店主做裁判,选出讲故事最好的人,回到旅店后大家合起来请他吃饭。众人接受了店主的建议,于是次日一同踏上朝圣之途,并开始讲故事。

坎特伯雷故事集

内容介绍

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不是第一本短篇小说集,甚至让一群人中每人讲一个故事这种形式也不是什么新主意。在薄伽丘的《十日谈》中就有十个人,为了躲避1348年在佛罗伦萨肆虐的瘟疫逃到城郊的庄园。他们就是通过讲故事来消磨时间的。 《坎特伯雷故事集》中也有一群人,每个人讲述一个故事。

按题材来分,有爱情和骑士探险传奇、宗教和道德训诫故事、诙谐滑稽故事、动物寓言等几大类,内容包罗万象,有雅有俗,有的很有趣。我们不仅对故事本身感兴趣,而且对讲述故事的人也感兴趣。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是真实的。乔叟在引言中把他们一一作了介绍。他凭借朝圣者之口,汇集了欧洲中世纪文学中的各种主要类型。

简介

乔叟(约1343—1400)英国诗人。伦敦酒商的儿子。十几岁起进入宫廷当差。1359年随爱德华三世的部队远征法国,被法军俘虏,不久赎回。乔叟与宫廷往来密切,当过廷乔叟臣、关税督察、肯特郡的治安法官、郡下议院议员。他曾因外交事务出使许多国家和地区,到过比利时、法国、意大利等国,有机会遇见薄伽丘与彼特拉克,这对他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乔叟在庇护者失宠期间,被剥夺了官位和年金,经济拮据。他曾写过打油诗《致空囊》给刚登基的亨利四世,申诉自己的贫穷。1400年乔叟逝世,安葬在伦敦威斯敏特斯教堂的“诗人之角”。

创作背景

4月的一天,一群香客去坎特伯雷朝圣,投宿在泰巴旅店。次日,店主、香客与在此住宿的作者一起出发。店主提议在去坎特伯雷的路上每人讲两个故事,回来时再讲两个,被大《坎特伯雷故事集》插图家公认为最佳的讲故事者可以在回来时白吃一顿丰盛的晚餐。根据总引中的计划,全书应该有120个故事,但乔叟在去世前只完成了全书的总引和20个完整的故事,另有4个故事的残片。 其中22个为诗体,两个散文体[agapetees.com]。每个故事前均有开场语,全书有一个总序。作者用这种方式把各个零散故事连成一体。其中以骑士、女尼、巴斯妇人等讲的故事最为有名。

故事赏析

这是一篇动物寓言。它以独特的体裁和风趣幽默的语言吸引读者,体现了《坎特伯雷故事集》的艺术特色。这篇寓言故事出自一位供奉神职的教士之口。故事讲叙人旁征博引,在不长的篇幅中引用各类古籍、《圣经》和传说中的典故达20余处之多,熨帖自然,引人入胜。

故事除了按传统的结构法在结尾点明寓意之外,还在讲叙过程中见缝插针,不失时机地加入警句。例如,在转述公鸡所讲的谋财害命的故事时,教士情不自禁说道:“啊,上帝,您是多么圣明公正/谋杀尽管无人知晓,您会将它揭露/……尽管它藏上一年、两年或三年/谋杀终会暴露……”这种布道式的语气在文中随处可见,成了铺叙故事时一个不可或缺的构成因素,产生了独特的艺术效果。

读者在欣赏故事的同时,可以从布道式的语气中清楚地意识到讲叙人的教士身份。这种个性化的语言恰恰是《坎特伯雷故事集》艺术魅力长存的关键之一。除去讲述者个性分明外,故事也展示了作者驾驭语言的才英国剑桥的英国学院能。公鸡腔得克利骄傲自大、目空一切,俨然以一方之主的姿态昂首阔步,但又生性胆怯、疑神疑鬼。他喜欢别人对他阿谀奉承,容易受骗上当。

他时而高谈阔论,似乎能洞察一切;时而又唠唠叨叨,唯恐恶运临头;时而敏感,时而愚钝。母鸡帕特立特也颇具个性。她的言谈风度仿佛是位备受宠爱的太太。话语尖刻锋利,十分任性,但对自己的丈夫又是一往情深。通过富有个性的语言,作者活灵活现地展示了这一对性格迥异却又趣味相投的公鸡母鸡的身影。《坎特伯雷故事集》的幽默讥讽的特色在此也得到了生动的体现。教士用学者的口吻讲话,或者搬弄华丽的辞藻,或者一本正经地引经据典,讲叙的却仅仅是一个关于公鸡、母鸡、狐狸的动物故事,传达的只是街头巷尾的琐闻。这种气势和内容的脱节,产生了一种幽默、滑稽的艺术效果。例如公鸡趾高气扬的神态在狐狸面前一扫而光;狐狸狡猾地诱使公鸡上当,而自己又不免同样被骗;公鸡、母鸡在言谈中显露出一副贵公子、贵夫人的气派,而在行动中又难免现出家禽的本色。

乔叟正是通过这种事物本质与表象、内容与形式之间的问离,巧妙地制造了笼罩全篇的幽默滑稽的喜剧气氛。假如我们将这篇故事放在文艺复兴曙光初露的大背景上观照的话,不难发现无论是个性化的语言还是喜剧式的效果都被点染上了人文主义的思想光彩。“妙相庄严”的教士自然改不了他的职业习惯,而救人脱离苦海的布道却蜕变为插科打诨式的动物寓言;上帝、教义之类当然仍是教士念念不忘的法宝,而故事却全然不顾宗教的庄严肃穆,透出一片人间的盎然情趣,归结为尘俗世界的生活格言:该睁眼时莫闭眼,该缄默时勿开口。这种重世俗、重现世的人文主义思想的流露也为这篇风格瑰丽、意趣盎然的动物寓言添上了意味隽永的一笔

幸运赛车 快乐赛车 三分时时彩 秒速快3 全球彩票注册 幸运赛车 欢乐生肖 极速快乐十分 吉林快3 欢乐生肖